“隋唐第一门”展示 历史与现代融合发展的西安
——唐长安城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启动仪式侧记
索引号:03143318-X/2018-01417    来源:西安·雁塔     发表时间:2018-06-20 14:01:44    字号: 【      】

1400年,唐长安一直活在鲜衣怒马的史书中。作为唐长安的正南门,明德门曾见证了大唐的辉煌。然而穿越时空的隧道,一座雄伟的城门,一度变成城市里一个普通的地名。

面对城市发展压力,明德门遗址所在区域如何在遗址保护和城市发展中破题?

2014年受西安市文物局委托,西安建筑科技大学陕西省古迹遗址保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承担的“明德门遗址保护展示工程”方案设计工作完成。

2015年,遗址所在区域杨家村拆迁工作全面完成。

2016年,明德门遗址保护展示方案经国家文物局原则通过。

2017年,修改后的方案得到了省文物局核准通过。

2018年6月18日早晨,在金甲武士的击鼓声中,唐长安城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正式启动。

它曾是史料中的“隋唐第一门”

这个微雨的早晨,在唐都长安历时1400年之际,唐长安城明德门遗址保护工程正式启动。现场大屏幕上,人们利用现代科技模拟的五门道的明德门,随着鼓声缓缓打开了所有大门。那一刻,史料记载中宽度达150米的朱雀大街上,列队站着准备出门祭祀的皇家仪仗,明德门、朱雀门、承天门……整座唐长安城逐渐显现出它原有的样子。

为了更好地保护遗址,永续华夏文脉,西安市委、市政府曾多次召开专题会议,对遗址周边城中村改造、市政道路建设进行统筹部署,依照国家文物局将明德门遗址区域作为城市文化公园建设的要求,将遗址周边30亩土地性质调整为文物保护用地,并将此项目列为今年西安市重点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项目。

而此前,明德门遗址经过多年的考古发掘,已经准确地找到了五个门道的位置,并在中门道的位置清楚地定位出唐长安城的中轴线。史料记载,明德门是我国历史上首座五门道城门,开创了中国古代都城城门建制的最高制度,是名副其实的“隋唐第一门”!明德门除了是天子参加祀典的必经之门,在唐朝还是民间为禳除灾害经常举行大规模祭祀的重要场所。《新唐书·五行志》记载,唐天宝十三载(754年)与咸通九年(868年),因长安久雨不晴,民众都曾在明德门举行过祭祀祈晴的传统仪式。

一处城门遗址还原的唐代生活

启动仪式现场,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安家瑶介绍,1972年10月-1973年1月,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西安工作队发掘了明德门遗址。那时,明德门遗址所在地还是一片农田。正是那次发掘让世人看到了明德门五个门道的建筑形制。考古队当时在五个门道中发现只有东西两端的两个门道有车辙,有的车辙还是从中间三个门道的前面绕至两端门道通行的,由此考古学家们推测当时明德门中间的三门应该是不准行车的。

从车辙绕门而行来看,这与《大唐六典》中记载的:“凡宫殿门及城门,皆左入,右出”的制度有关。据此,考古学家断定明德门的五个门道中两端的二门为车马出入通行,其次二门为出入行人通行。最中间的一门,从雕刻精致的残石门槛来看,应该不允许一般人通行,是专供皇帝每年南郊“郊祀”和其他出行时通行的。在门外东南不远处,有“圜丘”及“先农”坛,为当时“郊祀”之所。

1996年,明德门遗址作为“隋大兴唐长安城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经国务院公布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又一处展示唐长安城遗址的重要地标

作为隋唐两代国门,明德门遗址见证了长安作为唐代丝绸之路起点的重要地位,是追溯华夏文明之源、国家记忆的重要载体,也是隋唐长安城中轴对称布局的重要体现。安家瑶认为明德门遗址对于研究唐代城门形制、唐代建筑制度、礼仪制度、交通制度等都有重要的价值。

未来,明德门遗址保护展示区将成为继大雁塔、小雁塔、大明宫遗址之后,西安又一展示唐长安城遗址的重要地标。它将依托隋唐长安城历史格局形成城市开放空间。向世人展示城门、城墙、城壕三位一体的城防体系,并结合长安城的里坊形制,讲述唐代生活。

规划显示在遗址处还将利用城门墩台本体采取原址保护,增加地面标识,局部可视性较强的遗迹部位还将采取玻璃罩保护配合模拟展示的方式。在门址东侧还将设置明德门遗址保护展示厅,展示明德门数字化复原研究成果及门址演变历程。

一个城市的文化遗产承载着这座城市重要的历史文化积淀,体现着城市独有的气质,是城市的灵魂所在。和同学们一起参加启动仪式的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学生徐楠楠,看到明德门遗址时内心掀起了阵阵涟漪。“我是学历史的师范生,将来我也要教我的学生学习中国历史。在西安教历史一定是件幸福的事,有太多的遗址可以让我们切身感受历史和现代的融合发展。”